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综合小说  »  [死相通知单同人之尽是虚妄](01) 作者:wy126ty
[死相通知单同人之尽是虚妄](01) 作者:wy126ty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99久久免费热在线精品,久久99re热在线播放,久久这里只有精品视频6]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5819
 

               零、楔子
 
  很多小说都有个楔子,作为情节的启程,然而我这个不是,只能算是梦话。 
  我听古龙说,侠客和杀手都一样,干的是差不多的事情。Z大在他的小说中 描绘了一个技能完美的杀手。
 
  虽然最后死的有点冤枉。
 
  作为一个侠客,他希望自己很有名,越有名气越好,最好每个人都认得他。 
  而作为一个杀手,他希望自己没有名,完全没人认得他。
 
  这就像我们H写手,希望完全没人认得我们,所以可以尽情地描绘一个虚无 的世界。
 
  发泄点心情,但又不想承担责任,这就是现在的我。
 
  所以,我以下种种描述,尽是虚妄。我不会、也无力承担任何责任。
 
  正文开始。
 
             [第一章]一篇同人
 
  床灯金黄,暧昧的光线铺满温馨的卧室。
 
  男人倚在床头,轻轻地笑了一声。他左手揽着一具曼妙的胴体,那肉体以一 种非常和谐的姿势偎在他身上,一头波浪的长发散在腰间,如雪的胸膛还在缓缓 起伏。
 
  男人右手拈出一支香烟,女人默契地拿过火机,给他点上。
 
  「又想起什么了?」女人温柔地问道,眼神中还戴着一点戏谑。
 
  男人低声笑了两下,说道:「还是那篇同人。」
 
  女人嗔怪地轻轻拍了男人肩膀一下,笑着说,「看了十年多啦,还没看够?」 
  男人哈哈两声,说道:「那里写的太淫荡……你不是也挺喜欢看的嘛,呵呵。 
  还说我呢。「
 
  女人扭动了两下,叹了口气,说道:「淫荡不淫荡的,都这把年纪了,那里 写的我倒是很年轻。哎……」
 
  男人拿过手边的终端,点开了显示功能,一行行文字浮现在床前。
 
  这是一篇十年前在某个论坛上,由一个叫做wy126ty的家伙写的一篇 胡乱同人。其中有几个名字,是借用了当时人气高涨的侦探小说部分主角。 
  「哎呀你又看!……哈,又硬了……」
 
  文章的标题叫做[ 死相通知单].女人呼吸急促起来,慢慢看下去,随着情节 慢慢带入,手中也控制不住地缓缓撸动起来……:
 
  =========================================
 
  「哎呀死相!」沐剑云伸出白皙的手掌,挡着面前男人手中的相机。「你要 当陈老师呀!」
 
  骆非呵呵笑着,金黄色的灯光勾勒出他健壮的身材。只是看起来他肩膀有点 倾斜,似乎某条腿短了一截。手中的相机并没有真正地拍摄,只是透过镜头看着 这位知名大学女教授的艳色,别有一番风味。
 
  「老公~ 」沐剑云轻轻地耍了个花腔,「你再拍下去,人家又要被他给……」 
  咬着红唇的心理学专家微微屈起右手放在嘴边,做出可怜模样,却怎么也藏 不住嘴角的笑意。
 
  薄被慢慢掀开,一个平头男人从女人如玉的长腿间支起身体,嘴边还带着晶 亮的水泽。
 
  「嫂子,……我,我……」平头男人嗫嚅着,似乎犹犹豫豫又想起身。 
  女人左手轻轻抚上他的大腿,体会着这貌似瘦弱的男人,那皮肤下紧绷的条 条肌肉。
 
  「呵呵,今天又破了大案子,印警官可是很努力哦,今天独自搏斗三人,立 了大功,你这嫂子还不好好奖赏一下?」骆非从镜头中欣赏着妻子故意做出的羞 相。
 
  「何况[ 死相通知单] 都下了,你接也接了,还能反悔的?」骆非嘻嘻笑着,
 这样的情景已经上演过无数次,沐剑云每次都能故作娇羞地调戏印建这个年轻小 伙子,而印建每次都能乖乖上钩,显得手足无措——尽管他唇上嘴里都是沐教授 这位「嫂子」的体液,他还是显得木讷害羞。
 
  然而要不了多久他又会毫不犹豫地纵马驰骋,一次次将嫂子送上巅峰。 
  听到搏斗歹徒,沐剑云立刻显得紧张起来,她半抬起头仔细看着印建,略带 焦急地问,「小印,伤着没有?不是告诉你别那么拼命么?」
 
  说着她左手拉着印建靠近自己,右手在这位年轻警官的身上摸来摸去,确认 他没有受伤。
 
  印建嗫嚅着说,「没、没有,嫂子,那三个都是……小混混儿,我哪儿也没 伤着。一刀都没中。」
 
  沐剑云却是好像生气了,她直起身子一边摸索着印建的后背继续检查着他的 身体,责备地说「还动了刀?一对三动刀子,你傻呀?不会等待支援啊?嫂子怎 么跟你说的?」
 
  她就像一个大姐姐絮絮叨叨地教育小弟弟一般,直到确认印建身上确实毫无 伤痕,才松了一口气。
 
  印建满脸通红,说道,「我,没想那么多,我就想着嫂子……不能给嫂子丢 脸,我一想到嫂子,就忘了害怕了,就冲上去了……我,我,」他挠挠了头,说, 「嫂子,对不起。下次我不这样了。」
 
  沐剑云望着印建真诚的眼睛,听着他笨拙剖心的表白,眼眶红了。
 
  她双手捧住印建的脸,仰头伸过去在他嘴上轻轻一吻。舌尖上传来自己下体 催情的味道。
 
  然后骆非在镜头中看到,沐剑云的脸也红了。
 
  原因很简单,此时沐剑云已经把跪坐的印建拉近了怀里,于是……印建膨胀 到无以复加的东西,已经熟门熟路地进了一个小头。
 
  沐剑云抬臀收臂,那东西又进了一小截。在灯光下,尚未进入的肉茎部份, 渐渐被渗流出的液体打湿。
 
  这美丽丰腴的心理学教授已经非常动情了。
 
  面前英俊清瘦的小伙子满脸通红,他看到他爱慕的嫂子,他敬爱的大哥上级 的妻子,双眼迷离,面颊潮红,鼻翼轻轻闪动,粉红双唇微微张开,吐着雌性的 气息。
 
  印建双手缓缓撑在嫂子腰身两侧,盯着她的眼睛,缓慢地说道,「嫂子,我 爱你。」
 
  沐剑云轻轻地嗯了一声,仰面凝视印建,轻轻说道:「嫂子也疼你。」 
  下面那东西已经中军突入,留在外面的只剩余粗粗的根茎部分,显示着怒张 的力量,和印建精瘦的肌肉毫不相称。
 
  骆非呵呵笑道,「果然人瘦屌大啊。啧啧。」从他镜头中看来,那结合部分 的根茎已经亮光闪闪,显然是沐剑云的浪水已经沿着树干缓缓爬下,做好了完全 被插入的准备。
 
  沐剑云横了骆非一眼,转回头抬手摸着印建的脸。慈爱地说道:「以后不许 玩命,听见没?格斗你本来就不擅长,嗯……,肉搏战交给柳嵩,十几个人近不 了他的身……嗯……」
 
  「对,肉搏交给我,他们近不了我的身,我来嫂子肉搏,进嫂子的身,嘿嘿。」 
  卧室门口转出一个小伙子,身高将近一米八十,健壮的身体上没有一丝多余 的赘肉,三角肌如坟状隆起,整个人散发着不可抗拒的物理力量。正是市特警部 队大队长兼格斗教官柳嵩。
 
  他笑嘻嘻地叉腰站立,全身一丝不挂,腰间横着一根丝毫不逊色于印建的大 炮,耀武扬威。
 
  「说曹操,曹操到,呵呵。」骆非放下相机,他一张照片也没有拍。如果让 人知道警界最可怕的三人在家里和美丽的妻子玩四P,这个新闻可不是惊涛骇浪 所能形容的。
 
  「你再洗一会儿,小印这边就全军杀入了,今晚你嫂子最深处都不是处女了。」 
  「哪能呢,嫂子最疼我了,一定会给我留一截。」柳嵩故作猥亵地说道,附 带着一丝强作的奸笑,伸头到二人胯间去看,「我说嘛,小印抓了三个小的,我 可是抓住了持枪的匪首哦,黑市拳冠军呢。嫂子肯定把今晚的处女射奖赏给我。」 一边说,一边伸出舌头舔着嘴唇,做出一副老淫贼的模样。
 
  沐剑云飞了柳嵩一眼,「美得你,什么黑市拳冠军在你面前能走三个回合? 
  也跑来显摆,没出息样儿,看不上你。「说着撅起红艳的嘴唇,对印建说道:」 别理他,嫂子今晚让你先射。来。「
 
  说完双手抱着印建的臀部一用力,将他怒不可遏的阳具全根吞入。
 
  柳嵩故作痛心大呼小叫地嚷:「哇哇哇!嫂子偏心,不公平呀不公平!」摇 头晃脑,极尽滑稽之相。印建完全没听到他说什么,控制不住地狠狠插了几下, 引得女教授胸前一阵波浪起伏。
 
  「嗯……鬼叫什么?没出息,哦,伸过来。」沐剑云承受着印建年轻的撞击, 说话稍显断续。她张开了红唇扭向柳嵩的跨间。
 
  「你嫂子给你今晚首唱,首吞,还不感谢?」骆非笑呵呵地说,弯腰在妻子 颤动的右胸上摸了一把。调侃道:「哟呵,樱桃都立起来了。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哦……一沾小印你就花枝乱颤。」
 
  沐剑云转头假意怒嗔丈夫,「乱讲什么?我、对谁都一样的恩……那是我自 己颤的么?你没看他操那么狠?」骆非知道自己这个美女老婆,一旦下面进了东 西,粗话就来了,「干」必须要说成操,「洞」肯定要说成「逼」,屡试不爽。 
  柳嵩伸手搬过嫂子的头,踏上一条腿提胯一耸,粗大的家伙一下插进沐剑云 嘴里。动作不可谓不快,然而沐剑云早练习过千百次,这瞬间完成的动作,即没 有被柳嵩的长枪伤到,也没有用牙齿碰到这个巨硕的玩具。
 
  「不伤害自己,不伤害他人,不被他人伤害。沐老师果然执行到位。」骆非 笑嘻嘻地胡侃,这是几年警队安全教育中经常宣扬的「三不」原则,用到此处也 算恰如其分。
 
  沐剑云仰首挨操,口中不能言语,右手回过去拍了丈夫一下,又摆了摆。 
  骆非站起身来,将阳具在妻子乳头上蹭了蹭,甩着大家伙转身,去床头柜拿 了一支烟。
 
  沐剑云吐出大家伙,转头道,「出去抽,呛死了……唔。」
 
  却是柳嵩一伸手,熟能生巧的动作照办上演,一枪入唇。嘴里念叨着:「锁 喉枪,枪中王,枪枪锁喉最难防……嫂子~ 嘶…果然是个武林高手。」沐剑云瞪 了他一眼,闭上美目,左手扶在柳嵩腰间,双唇尽力张大。
 
  柳嵩前膝滑行,腰间发力,恐怖嚣张的阳具尽唇而殁,沐剑云白皙脖颈伸得 老长,女主人努力的蠕动清晰可见,显然是在尽力用喉头吞入肉冠。
 
  印建忽然俯身其上,臀大肌紧紧绷起,腰间长枪噼啪作响,只撞得坟起的雪 白阴户不停弹跳。
 
  柔美丰腴的大学心理教授右手搂紧身上的男人,红唇外紧挨着一团簇乱毛发, 双目紧闭,美丽的娥眉拧成一块,粗重的鼻息喷在柳嵩肚脐,却能牢牢衔住,承 受着印建暴风骤雨般的狂操,然而依然感觉不到牙齿的任何摩擦。
 
  柳嵩感到肉冠在一个不可思议的空间挤压磨蹭,瞬间登天的快感难以遏制。 
  他咬着牙哼着说道:「嫂子,你真是天生的婊子……呃!」沐剑云左臂伸出, 没有指甲的中指倏地插入了他的后庭。似是在对他胡说表示惩罚,然而她自己知 道,紧闭着的美丽眼皮下,她那原本清澈美丽的眼眸,早已向上翻出了精心的白 ……
 
    ========================================
 
  男人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出。女人一边套弄着他的阳具,一边抬头柔媚地说: 「老公……呛死了……」
 
  男人呵呵笑了。「云,你这个可就是小说里的台词哦,还说你不爱看。」 
  女人轻轻舔了一下男人的胸口,说道:「可惜,小说就是小说。我哪有那么 漂亮哦。」
 
  男人轻轻吸烟,说道:「我觉得你比小说里还漂亮,虽然是小说,可咱俩在 床上不也差不多少。」
 
  女人轻笑了一声,将侧脸躺在男人的胸膛上,左手依然在轻轻撸动。
 
  「每对夫妻在床上还不都是这样?两个人做爱,总不可能还是风花雪月,我 爱你、你爱我的吧。」
 
  「就是啊」,男人感慨地说,「哪还有什么意思呢。比如你我,谁能想到刑 警队长、大学教授这两个高级知识分子夫妻,床上也是淫荡疯狂,还看乱交小说 来助兴。」
 
  女人嘻嘻地笑着,「刑警队长是过去了,你还记着。你现在可是骆局长了哦。」 
  男人一怔,然后又自嘲起来。「是啊,多少年的事了。看小说看进去了,还 当自己是刑警队长那时候呢。」
 
  女人凝视着在手中忽隐忽现的龟头,叹息道:「小说真好,能给我想象的空 间。小说里,我还是警队的心理专家呢,嘻嘻。谁能想到真实生活中的我,心理 专家也就罢了,其实和警队一毛钱关系也没有。」
 
  男人也笑道:「总是和生活有差距的嘛。小说是为了好看。比如这个同人作 者,他一定想不到小说中的骆非、沐剑云是真实存在的,而且……也是那么淫荡, 哈哈。」
 
  女人轻拍了男人一下,说道:「生活中又没有印建、柳嵩,你兴奋什么?怎 么大了?」
 
  「性幻想嘛,」男人不以为意。「心结还是你给我解开的呢,男人都有一种 炫耀妻子的性幻想,想象老婆和自己朋友怎样怎样刺激,但实际发生的话,估计 要出人命。这是古希腊什么情结来着?」
 
  「古希腊骆非大傻逼情结。」女人娇艳的红唇毫不做作地吐出了粗话。「犯 贱就是犯贱,别没事儿招什么古希腊。小心那帮无耻乱伦的家伙老搞你老婆。」 
  骆非哈哈笑了。「恩恩,要不是你仔细给我讲古希腊众神那些腌臜事儿,我 哪知道这些啊。可见你们上大学的时候就研究这些不干不净的男女关系。」 
  「我是学心理学的好不好?」女人抚了一把波浪长发,重新趴在男人胸前。 
  「人类很多基本情感就和这些故事有关联,研究点朴素神学是基本课程…… 比如恋母,恋父,崇拜等等。」
 
  骆非伸手抚摸女人光滑的臂,又捏弄她嫣红的乳头。「嗯嗯,我老婆最厉害 了。我倒是希望能象小说里面那样,也懂心理学,可是,世界上没有那种全才。」 
  女人吃吃笑起来,「不过你说的对,我们当年研究这些情节,就是冲着性去 的。那个和他妈妈生了好几个孩子的神,让我憧憬得不可控制。」
 
  骆非拍了女人的肥臀:「那你就生个儿子来,再让他和你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罢!哈哈!」
 
  女人扭动了几下,蛇行蜿蜒一口将摇头晃脑的家伙吞入口中,一边含糊地说 道:「那你就赶紧播种耕田,先把本教授肚子弄大再说!」
 
  骆非爽得眯起眼睛,问道,「你说啥?没听清。」
 
  女人吐出家伙,张开鲜艳的红唇,用一种极尽柔美的嗓音,带着妩媚的表情 浪浪地说道:「那你赶紧找几个印建、柳嵩来,上你老婆肚皮上播种,把沐剑云 的肚子搞大再说吧……老公……」
 
  骆非不再忍耐,一把将沐剑云翻到身下,深吸一口气,说道:「准备好了吗 嫂子?」
 
  沐剑云双颊如火,羞意不可抑制,但仍张开水意盈盈的眉目望着丈夫,媚声 说道:「印建,你赶紧把嫂子的肚子玩大吧,把嫂子里面每一截都玩成旧的,别 留余地,等会柳嵩操进来,让他用精液来给你刷锅……哦!……」
 
  骆非乘势而下,一举插入那个销魂的源泉。夫妻二人闭上了眼睛,幻想着那 实际上并不存在的印建、柳嵩正在轮流插弄,欲仙欲死。
 
  床前的文字仍在缓慢滚动,一行行艳丽的文字,描绘着另一个虚拟世界中更 加狂乱的四人行。
 
  该同人小说末尾一章渐渐淡出:「在这个极尽虚妄的世界,四个至亲至性的 警界好友在家里快活地生活着。每次行动都会得到上级的嘉奖,然而印建和柳嵩 并不在意。他们急着回到骆非的家,在一张白纸写下各种文字,放在女主人的餐 桌上,等着晚上的丰厚奖赏。这种指令,他们称之为[ 死相通知单].」 
  「通知单例一:
 
               死相通知单
 
  受相人:沐剑云身份:虎城警官大学心理学副教授方式:首射印建、首通柳 嵩、3/ 4印、1/ 4柳。
 
  时间:今晚- 凌晨执行人:死相三人组」
 
  「通知单例二:
 
               死相通知单
 
  受相人:沐剑云身份:虎城警官大学心理学副教授方式:三通30分钟时间: 今晚- 凌晨执行人:死相三人组」
 
  「通知单例三:
 
               死相通知单
 
  受相人:沐剑云身份:虎城警官大学心理学副教授方式:CP- 儿媳时间: 今晚- 凌晨执行人:死相三人组」
 
  「通知单例四:
 
               死相通知单
 
  受相人:沐剑云身份:虎城警官大学心理学副教授方式:话剧- 沐教授的和 谐教室时间:今晚- 凌晨执行人:死相三人组」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8-04-26更新.